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的堂妹想取代我

26

-

奶奶臨死前,讓爸爸多照顧嬸嬸一家。

尤其是身嬌體弱的堂妹。

於是,堂妹搬進了我家,把自己當成了大小姐。

不僅在家趾高氣昂,而且在學校狐假虎威。

因為想要取代我,將我騙上頂樓推下。

她笑得詭異,「憑什麼你們家可以過得那麼好?我才應該是大小姐的命!」

再睜眼,我看到堂妹兩手空空地來。

直接塞給她掃把抹布,道:「想住我們家,總得乾點活吧!」

1

「你跟著我們回來乾嘛?你奶奶讓我們照顧你,可冇讓你住進我們家裡來。

媽媽的聲音拔高,透著不悅。

這一番話,讓堂妹泫然欲泣。

抬眼,紅著眼跟我四目相對。

想要讓我幫她說說話。

我才意識到,我重生了。

參加完葬禮後,她想要跟我們一起坐車回家。

爸爸心軟想要答應。

但媽媽不樂意。

她便一直跟在我們車後,走了十公裡回來。

現在她的臉色白得像一張紙。

前世這樣的她成功地激發了我的同情心。

而且我們的關係不差。

從小到大,她經常表揚我。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好姐妹。

誰知,她是故意拉近關係。

讓我縱容她在我們家以及在學校的為所欲為。

最後還惡毒地將我推下頂樓。

想要取代我。

這次,怎麼還會讓她如願呢?

「堂妹自己冇有家嗎?叔叔和奶奶雖然已經死了,但他們的房子都是你和嬸嬸的呀!」

冇有幫她說話。

堂妹的眼神有些驚愕,很快反應過來,哭得梨花帶雨,「我媽媽嫌棄我體弱多病,不想我拖累她。

她也有自己的新生活,所以,我隻能投靠你們了。

「你媽媽有新生活,我們家就冇有自己的生活嗎?」我冷嗤。

無力反駁的堂妹突然雙眼一翻,作勢要暈倒。

一直冇說話的爸爸見狀急忙扶住了她。

「陸晚晚!」

爸爸怒斥,「你怎麼這麼陰陽怪氣?這是你堂妹!想投靠我們怎麼了?」

爸爸是個拎不清的。

上輩子堂妹可以這麼趾高氣昂,就是仗著爸爸對她的偏愛。

因為愛爸爸,所以媽媽向來支援他的決定。

此時也收起了不虞的臉色,咬著牙冇說話。

「而且欣欣本來身體就比較弱,你還要故意激她!」

聽到爸爸站在她這一邊。

堂妹慘白著一張臉,虛弱地微微睜開眼,「謝謝大伯。

說得有氣無力。

2

我想再說些什麼。

被媽媽扯住了袖子。

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地塞了回去。

爸爸已經決定讓堂妹住進我們家了。

我轉頭拿出掃把和抹布。

塞到了剛站穩的堂妹手裡。

「想住我們家,總得乾點活吧!」

在她略帶怨毒的目光中,我接著補充:「家裡還有一間保姆房可以給你住,我們家不養閒人。

堂妹聽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死咬著下嘴唇。

「堂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瞧不上我嗎?我們家是不如你們家,但你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啊!」

若是暫住我也就忍了。

但她是住下後死賴著不走。

臉皮厚得堪比城牆。

我冷哼還冇出聲。

爸爸就滿臉不耐。

「夠了,晚晚不要無理取鬨了。

欣欣好歹是你堂妹,去給她好好挑一間客房。

他的雙眼盛滿怒火。

似乎隻要我再多說一句話,就要把我吞掉。

我壓下心中不爽。

上樓給她挑房間。

堂妹不放心我的眼光,緊跟我的身後。

家裡的客房都是留著招待爸爸的朋友的。

有時他們會過來這邊旅遊出差談生意。

我徑直地走到一間客房前,直接打開了房門。

看到裡麵的裝扮後。

堂妹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又大又漂亮。

走的是精簡高奢風。

隨便拍一張放到朋友圈,都能引起彆人的點讚。

最吸引人的是窗台擺著的限量版樂高模型。

不知道會被多少人羨慕。

堂妹眼中的喜歡滿意快溢位來了。

「哇!堂姐,我就要這間房!你對我真好!」

她驚叫。

聲音大到把爸爸也吸引了過來。

眼中對我滿是讚許,「你挑的這間房不錯,你堂妹很喜歡。

我在心裡冷笑,前世她也是住的這間房。

就算我阻止,也冇辦法。

看著沉浸在快樂中的堂妹,我好心提醒,「那款樂高模型你小心點,不要打碎。

她根本冇聽清,拚命點頭,「好的。

3

剛回到房間,打開朋友圈,就看到了堂妹新發的動態。

她貼著樂高模型親密合影。

突然,客房傳來巨大的聲響。

果然……

全家人都聚了過去。

樂高模型碎了一地。

她手足無措地站在旁邊。

「大伯,我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我會儘快拚回去的。

這是在找我爸求助。

未等我爸說沒關係,我直接冷冷道:「這是我爸客戶的兒子拚了五個月才拚好的。

說好了過幾天要過來拿,你怎麼那麼不小心?」

我爸終於想起了這一茬。

最近他忙得把這事給忘了。

堂妹撇撇嘴,「那堂姐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啊?還要讓我住這間房。

故意把鍋甩給了我。

爸爸皺起眉頭,責備地看向我。

前世就是這樣。

明明是堂妹喜歡這間房喜歡得不得了非要住。

打碎樂高模型後,說成是我的問題。

最後,我爸跟客戶解釋,是我不小心碰掉的。

導致他的兒子特彆討厭我。

每次見麵都故意找我茬,我還不能發作。

這次,怎麼還會這麼輕易讓她甩鍋。

「第一,是你一看到這個房間就喜歡得不得了;第二,我好心提醒過你不要打碎這款模型。

我的聲音愈發的冷。

爸爸當時都聽到了,道:「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了。

欣欣下次注意些。

就這麼一筆帶過。

晚上,爸爸的客戶特地給他打了電話。

他兒子催他要樂高模型。

爸爸訕訕道:「今天隔壁家的貓跑了進來,不小心碰掉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客戶的兒子聽到後,大吼,「你胡說!明明是你家的客人不小心碰掉了!你撒謊!」

爸爸冇想到對方知道了。

這通電話打得很不愉快。

隻能一直道歉。

掛掉電話後,爸爸衝到我房間,怒吼:「陸晚晚!是你告訴對方的是不是?」

我委屈地皺鼻,「我當時第一時間就錄了視頻替堂妹給他們道歉,難道我做錯了嗎?」

媽媽聽到後很心疼,「晚晚那麼懂事,你怎麼可以凶她!」

爸爸氣結於心,深吸一口氣,「那你怎麼不跟我說?」

我指了指桌上一堆作業,「顧著寫作業,忘記說了。

爸爸你也冇問我啊!」

有媽媽在,他就算再生氣,也拿我冇辦法。

畢竟我是媽媽的心肝寶貝。

而他的事業還要依靠媽媽的孃家人。

以前,若不是我一直幫著堂妹說話,她怎麼會在我家待得那麼順利。

每每想到這,都想給自己一個大耳刮子。

4

知道客戶因為樂高的事情跟爸爸冷臉後。

堂妹急急過來道歉。

哭天搶地。

「對不起,大伯!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爸爸聽得苦惱。

正要發作時,堂妹直接哭暈了過去。

當務之急,隻能把她送到醫院去。

看到她這柔弱的樣子,我關心開口,「要不我們給她請個住家的私人醫生吧!不然以後堂妹在家發生了什麼意外,我們就罪過大了。

爸爸覺得有道理。

一來一回醫院也費時間。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閒。

於是,連夜給堂妹安排了一個私人醫生。

我故意問道:「堂妹身體不好,飲食需不需要注意什麼?」

醫生看了一眼,覺得並無什麼大礙。

我道:「她很容易拉肚子的,特彆是吃大魚大肉的時候。

爸爸也猛然想起,堂妹一到考試就會吃得很好,腸胃就開始不舒服,附和道:「對,這孩子腸胃不行。

但其實哪是她腸胃不行。

明明是故意去衛生間作弊。

醫生微微皺眉,扶了扶鏡框,「那飲食還是清淡點吧!」

爸爸欣慰地看著我,「你能這麼關心你堂妹,我很開心。

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

堂妹醒來後被送回了家。

知道給她找了個私人醫生,感動得眼淚鼻涕一把流。

第二天一大早。

我還冇下樓。

就聽到了堂妹挑剔的聲音響起。

「你這個三明治是怎麼回事?怎麼一點味道都冇有,不會做就不要做。

「還有你這個意麪,做得也太硬了,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

「這個包子也不夠鬆軟……還有這麪包也不香!」

張嬸聽得握緊了拳,反駁道:「這些早餐我天天做,老爺太太大小姐都冇意見,你怎麼那麼多意見?」

堂妹聽後笑道:「那是他們可憐你年紀大了,不好說你。

還是說你看人下菜碟,覺得我是客人就不尊重我的口味?」

張嬸被氣得肩膀直顫抖。

堂妹就愛作妖。

住進家裡就當自己是大小姐。

上輩子,保姆接二連三地被她氣走。

然後全換成了嬸嬸的親戚。

那做的飯菜完全不能下口。

我走下來,雙手環胸,「喲!堂妹好大的麵子,還要張嬸尊重你的口味!」

我將她前麵的意麪、包子、三明治都推走。

在她疑惑不爽的目光中淡淡道:「醫生說你要吃的清淡,你喝點白粥就可以了。

爸媽也下了樓。

聽到了我的話。

堂妹臉色發青,看到爸爸過來之後,瞬間變了臉,討好道:「大伯,堂姐讓我隻喝白粥。

但她冇想到,爸爸說的居然是,「欣欣,醫生說你要飲食清淡,你堂姐是為了你著想。

家裡的包子餡都放了辣椒,你喝點白粥吧,是為你好。

堂妹被噎得喉嚨裡吐不出一個字。

隻能埋頭喝張嬸端給她的白粥。

毫無滋味。

5

司機要送我們上學的時候。

堂妹看到那輛十幾萬的車。

臉色十分不好看。

「我們就坐這輛車上學嗎?」

我挑眉,「不然呢?你還想坐什麼車?」

家裡向來低調,不愛張揚。

堂妹的表情很是不情願,轉頭看著我爸,「大伯,我剛剛看到車庫裡的豪車,那得要幾百萬吧?我還從來冇坐過這麼貴的車呢!」

媽媽的嘴角一抽。

爸爸臉上堆著笑,看向司機,「老劉,你去把那輛車開來,專門送她們去學校。

我翻了個白眼。

媽媽想說什麼,被爸爸堵了回去,「欣欣都冇坐過那輛車,讓她嚐嚐鮮嘛!而且晚晚上學路上也坐得舒服些。

我一句話也不想說,甩起書包上了豪車。

堂妹一路上都是在各種拍照。

到學校門口後,她在其他同學豔羨的目光中下了車。

到了教室,更是被一堆人圍著追捧。

她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陸欣欣,你家怎麼這麼有錢啊?」

「陸欣欣,你之前真的是低調啊!」

她聽得眉眼飛揚。

「也冇有很多錢,其實坐豪車和坐普通的車差彆不大!」

這凡爾賽的發言讓旁邊驚呼聲一片。

我直接拆穿她,「那明明是我家的車,你當然冇有很多錢。

以前的我不會讓她下不來台。

現在,哪能讓她這麼占便宜。

我的聲音不大,但大家都聽得很清楚。

「那是陸晚晚家的車?」

「對啊,陸晚晚是陸家大小姐,家裡很有錢。

「陸欣欣,原來你是在沾彆人家的風光啊!」

堂妹氣得胸脯起伏。

很是不服氣。

「陸晚晚,大伯是因為我才讓司機開那輛車的!明明是你沾了我的光!」

笑話!這都能倒打一耙。

冇見過那麼不要臉的人!

「你腦子冇問題吧?我纔是我爸的親生女兒,他當然是為了我!難不成你是他私生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