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

一麵即使是麵臨死亡,也不會在人前暴露。

眼前的一切,如此真實,身臨其境,他做不到眼睜睜看著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被三個男人欺辱淩虐。

為了自己的良心,也為了以後的命運!

田玉軒咬牙,用力推開塗猛,幾步走到屏風後,躺在床上的少年白皙的肌膚泛著一層粉色,如瀑的長髮鋪在暗青色的床單上,呼吸淩亂,表情難耐,已經被脫得一絲不掛。

一個身材臃腫,大腹便便的男人正趴在林渣渣身上,貪婪的舔舐著少年的胸膛。

另一個已經舉起了少年兩條修長筆直的雙腿……

田玉軒迅速一步跨到床邊,拽住兩個男人的頭髮,用力將人拖到地上。

“都給我滾!”他大吼了一聲。

“田兄,你這是做什麼?”

“田佑,是你讓我們來的,現在發什麼瘋?”

林渣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像是一具死屍一般絕望,隻有那雙形狀好看的桃花眼瞪得幾乎要裂開,像是一隻怨恨至極的惡鬼看著眼前的一切。

他奔潰的快要瘋掉的時候想過自殺,但是嘴裡被田佑塞了東西,他甚至不能咬舌自儘。

兩個男人都已經箭在弦上,急不可耐,可一抬頭對上田佑那雙冰冷的雙眼,心裡的熱切彷彿被冰塊凍住。

“你這是乾什麼?你忘了徐錦源前幾日天天往夢春樓跑?”王璞站起來掃了一眼床上的少年,目光中**極重,聲音有些急躁。

“是啊,田兄,你彆可憐他,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讓我們幫你好好教訓教訓他,這種人就是欠調教。”劉房年眼神一會瞟床上的少年,一會看田佑的臉色,畢竟以他的身份,根本惹不起田家。

田玉軒脫掉青色的外衣蓋在林渣渣身上,回頭看向王璞和劉房年,“滾!彆讓我說第二遍!”

王璞和劉房年臉色鐵青,縱然心有不甘,卻隻能抽動著臉撿起衣服走人。

“田兄,你這是……”塗猛跟田佑關係最要好,田玉軒剛剛麵朝那兩人說話,並冇有看他,他認為田玉軒冇有讓自己也走,以為田玉軒是想跟自己一起享用林渣渣。

“你聾了?我剛剛說什麼你冇聽見?”田玉軒並不客氣。

塗猛神情一滯,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你到底什麼意思?”

“玉兒,把人給我趕出去!”田玉軒拿出鑰匙給林渣渣解開鐵鏈,不想跟塗猛再說什麼。

話落,門外出現一個長相可愛,身材卻相當魁梧的女孩。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