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26

-

光。

遲攸什麼都冇說,隻是收回了目光。

車子啟動,一路無聲。

下車後,遲攸就往穆嗣珩臥室走。

直到看到床上熟睡的小人,她從住院以來一直提著的心終於落到了實地。

而門口,穆嗣珩看著跪在床邊的她,微微皺了皺眉:“遲攸。”

男人的聲音在深夜尤為深沉。

遲攸回頭看向他,一雙眼黯淡無光。

穆嗣珩看著這樣的她,喉間一窒,竟忘了自己想要說什麼。

而遲攸望著他那雙和穆嗣珩一模一樣的眼,垂下眸看了眼沉睡的孩子,起身走了出去。

夜色深沉,靜默無聲。

臥室內。

遲攸望著床頭牆上掛著的結婚照,上麵的兩個人笑的情真意切。

可也不過七年!

這時,洗漱間的門打開,穆嗣珩帶著一股濕氣走出來。

遲攸看向他,張了張唇:“穆嗣珩,我們談談離婚的事吧。”

第六章

選擇放手

加入書架

A-

A

水聲滴答,不知是窗外還是洗漱間。

穆嗣珩眉心緊皺:“你又要鬨什麼?”

遲攸苦笑反問:“離婚是你先決定的,不是嗎?”

穆嗣珩眼神冷了冷,心裡湧上抹煩躁:“我今天很累,之後再說。”

話落,他就關上了燈,上床睡覺。

遲攸站在原地,看著黑暗中他不甚清晰的麵容:“穆嗣珩,我肯放手的機會不多。”

穆嗣珩呼吸一窒,卻冇有回話。

夜靜悄悄的侵襲。

遲攸躺在穆嗣珩身邊,卻怎麼也睡不著。

一夜不眠,她的臉色有些蒼白。

翌日清晨,穆家餐廳。

起床的穆嗣珩看到遲攸,眼睛一亮:“媽媽,你回來啦!”

遲攸抱住衝過來的他,揉了揉他頭:“嗯,快吃早餐,媽媽送你去上學。”

穆嗣珩重重點了點頭。

看著生龍活虎的他,遲攸嘴角勾起抹笑。

可下一瞬,看到從樓上下來的穆嗣珩,那笑便慢慢消失不見。

穆嗣珩注意到她的變化,麵色發沉。

半個小時後。

遲攸注視著穆嗣珩跑進學校,想起昨晚說起離婚的事。

她想了想,還是撥出了一個電話。

城中村。

遲攸避開身旁飛奔而過的小孩兒,走進一家棋牌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