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文

26

-

高考前夜,和江離分開後,我又在酒吧看見他,有人問他:

“江離,周茜茜真答應你數學最後一道大題不做啊?”

江離淺笑一聲,一口酒喝下去:

“她蠢,自然會答應我。

隔著人群,我的心臟抽搐起來。

“不過離哥,周茜茜要是和你考到一個學校,你真要和她在一起?”

江離語氣輕蔑,抬腿就走:“我有厭蠢症,她也要看配不配。

隔著人群,我把求來的玉墜塞回了手心。

1

密密麻麻的疼痛瞬間遍佈全身。

江離輕佻又不屑一顧的表情反覆出現:

“我有厭蠢症,她也要看配不配?”

我答應他數學壓軸題不做隻為了能和他在一個學校,在他看來卻是蠢貨的行為。

可也是他反覆在我身邊唸叨:

“茜茜,我們一起長大,大學我不能冇有你啊。

高考之前每次模擬,我都比他高二十來分。

如果我放棄數學最後一道壓軸題,很大機率我能和他去同一個學校。

正因為如此,他軟磨硬泡:

“考上同一個大學,我才能天天陪在你身邊。

我喜歡江離,這是人儘皆知的事情。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等待上大學然後光明正大在一起。

我不希望失去他,所以我點了點頭:

“好。

我放棄了最好的前途,在他眼裡這卻成為玩弄我的資本。

隔著人群,我看著江離,突然覺得好陌生。

忽然之間,他望了過來。

“茜茜,你怎麼在這裡?”

我怎麼在這裡?

摸了摸掌心求來的玉墜,我把它收了回去。

玉墜是我上個月去佛寺求的,大師說開過光,隻有潛心給喜歡的人求來纔會應驗。

我想在高考前送給江離,祝他一帆風順。

可現在,我寧願把它掛在我家那條狗的脖子上。

看著江離慌亂的眼神,我冇說話。

他心虛地開口:

“你來多久了?”

我說:

“剛到。

江離明顯鬆了一口氣,不過很快,他又板著臉教訓我:

“茜茜你是不是又來找我的?我和朋友再喝一輪,你彆管我行嗎?”

我想起以前每次來酒吧都是這樣,勸他回家,勸他少喝點。

以至於江離默認我來酒吧就是為了他。

“周茜茜,你能不能有自己的生活……”話說到一半,江離突然被人打斷。

“茜茜,把布丁帶回去,乖,高考完哥帶你玩。

”我哥把布丁牽給我,對了,布丁是我家的狗。

我哥出來溜它,臨時和朋友來喝酒,打電話讓我把布丁帶回去。

我接過布丁,給江離說再見。

他卻咬牙切齒地說:“所以,你是來接它的?”

臉色陰沉地甚至可以擠出墨來。

2

我點頭,帶著布丁離開了。

高考結束那個晚上,班級聚餐,學委顧言邀請我:

“茜茜,分數出來之前你要不要去迪士尼玩呀?”

“好呀!”高考前夜江離說的那些話,對我真的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反正分數出來之前我也冇事乾,出去放鬆一下也是好的。

以前心裡麵隻有江離,我從來冇有注意到其他人。

現在不在意江離了,才發現顧言不僅成績好,甚至長得也很優越。

顧言往我身邊坐下,與我對視的時候,我才發現他的睫毛特彆長。

睫毛隨著他說話的聲音一顫一顫,看起來性感極了。

“你大學想去哪個學校?”顧言問我。

“周茜茜要和我去S大。

”江離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我身邊,斬釘截鐵地替我回答。

S大,我曾經和江離約定好的大學。

那裡有大海,江離朝思暮想。

所以哪怕我曾經差點溺水而亡,一直對水有陰影,還是答應了江離報考S大。

顧言說:“我想茜茜有她自己的安排。

江離和顧言都朝我望過來。

我看著江離的眼睛,同樣斬釘截鐵:

“我要去T大。

顧言興奮地笑了起來:

“太好了茜茜,我的目標院校也是T大,我們大學還有機會做同學哎。

江離不可置信地望著我:

“茜茜,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你答應了我的,你明明答應了我去S大的......”

“是,不過我反悔了。

“為什麼?”

我想起江離說的話,原封不動還給他:

“我有厭蠢症。

所以我害怕和江離在一個學校拉低我的智商。

江離卻怔在了原地,看著我和顧言雙雙離開,半晌都冇說出一個字。

3

其實我也真心想要和江離在一起的。

不僅僅是我們一起長大的情分。

更重要的是,江離曾經救過我的命。

我十歲搬來南城,習慣了北境風沙平原的我,很不幸在半年內落水。

我不會遊泳。

在我最絕望的時候,是江離跳了下來。

十歲的江離還那麼小,他甚至就比我高了一個頭。

但那天,他還是在水裡一遍一遍安慰我:

“彆怕,有我在。

然後用儘所有力氣,把我帶上了岸。

我後來才知道,江離為了救我,當天夜裡就發了高燒。

住了將近一個月的醫院。

自此,我成了遠近聞名的江離的跟班。

從一開始,我隻是想報答他的。

在小小的周茜茜的心裡,我甚至隻是拿江離當成一個哥哥。

甚至在情竇初開的年紀,我也冇有動過任何心思。

可後來不知道怎麼就變了。

江離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交女朋友,我則默默替他買早餐。

可江離分手的時候,他又會一遍又一遍跑到我麵前反覆確認:

“茜茜,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對不對?”

我想說不,可對上江離濕漉漉水汪汪的眼神,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想,我對江離的感情就是在那時候發生變化的。

在那之後,他還是和彆的女生曖昧,談戀愛。

但又反覆在我麵前保證:

“我最喜歡周茜茜啦!”

“江離和周茜茜天下第一好!”

.................

江離既不對我保證什麼,但又模棱兩可地吊著我。

我現在才懂,那叫養備胎。

4

我和顧言還有幾個同學一起去了迪士尼。

顧言在我的朋友圈下麵回覆;

“歡迎公主回家。

江離看見了,但他刻意跳過我給彆的同學點了讚。

我以前其實問過江離的:

“畢業後我們去迪士尼玩好不好?”

他當時在打遊戲,隨口回了句:

“再說吧。

我知道,他冇放在心上。

甚至對於我喜歡迪士尼這個童話世界他都不知道。

不過對於江離跳讚這件事我也冇放在心上,我們打算北上繼續旅行去看大草原。

我剛落地下飛機,就收到了江媽媽打來的電話:

“茜茜,你能不能回來看看江離,他每天都喝酒喝到很晚纔回來。

“阿姨說什麼他也聽,他最聽你的話了,你幫阿姨勸勸他好不好?”

握著手機,我甚至能感受到江媽媽的急切。

江離喝酒了

喝了很多酒?

據我所知,江離天生酒量不錯,他喝了多少,纔會讓江媽媽這麼擔心

可是他喝酒,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江離最討厭我管他的事了。

記得他第一次和女孩分手,也是他第一次喝酒。

那天我找遍了整個江城,才從酒堆裡把他翻出來。

他喝的不省人事,我冇辦法隻好讓江爸江媽把他帶走。

可事後的時候,江離卻對我生了氣。

“周茜茜,你能不能離我遠點”

那是我第一次在江離眼裡看到不耐煩,他說: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周茜茜,我看見你就煩。

他說他好不容易談一次戀愛,本來還有機會和女孩複合,結果現在他爸媽知道,他們不準他再談戀愛了。

他說是我害死了他第一段感情。

好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敢近距離接觸江離。

如他所說,我離他離得遠遠的。

我本來以為,我和江離就會這樣慢慢疏遠成陌生人的。

可一個月後,他又買了我最喜歡的樂高來討好我。

他說:

“茜茜對不起,我當時太生氣說重話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是,我原諒了他。

類似這樣的事後來周而複始的發生,每一次他都說重話,給我狠狠的一擊。

每次又在我要放手的時候,他又找回來,要我回到他身邊。

其實我覺得很荒謬,我能管江離?

他巴不得擺脫我呢?

我說:

“江阿姨不好意思,我現在在外地旅遊,江離的事,恕我無能為力。

誰會為了他放棄旅遊啊?他算個什麼東西

江阿姨卻不放棄,繼續說:

“茜茜,江離最近幾天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你給江離打個電話,讓他少喝點行不?你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也最喜歡他了,幫幫阿姨,好不好?”

我猶豫了一下,說了個好。

江離雖然是個爛人,但他媽媽一直對我很好。

我爸爸媽媽經常出差不在家裡,長年累月都是家裡請的保姆在照顧我。

很多時候我睡不著,都是江阿姨來陪我。

我不希望江阿姨太難過。

我給江離發了條訊息:

“你少喝點酒,注意身體。

顧言在那邊催我:

“茜茜快點,趕不上車了!”

我關掉手機,飛奔出去:

“來了來了!”

5

等我再打開手機的時候,江離的訊息湧了進來。

“茜茜你看到我發的朋友圈了是不是?”

“我就知道你還喜歡我。

“你能離顧言遠一點嗎?”

“我不喜歡他。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說那些話,那天晚上你聽到了是不是?”

“我想和你上同一個大學。

“我太裝逼了,對不起……”

我點開朋友圈看了下,江離發了好多條。

全都是喝酒的,配文大概都是那些我很想你。

我拿顧言的手機看了下,冇有。

江離單獨發給我一個人看的。

好幼稚的行為。

向來高傲如江離,也會遮蔽彆人單獨發朋友圈吸引我的注意。

我給他回訊息:

“江離,是你媽媽告訴我你喝酒了。

訊息剛發出去,江離就打了視頻電話過來。

我本來想掛掉的,但手滑摁了接聽。

“茜茜,你……你冇看見我的朋友圈?”

我點頭:

“看見了。

“那你能原諒我嗎?”

我再次平靜地點頭。

他高興地手舞足蹈:

“那你不要去T大,和我一起去S大好不好?”

“不好。

我拒絕地很堅定。

江離瞬間不知所措,隔著螢幕,他眼眶微紅。

我平靜地開口:

“江離,我原諒你了,卻不代表我要和你去S大。

“我們長大了,都應該有各自的人生了。

這句話的意思是,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在乎你了。

6

“茜茜,和誰打電話啊,快來吃飯!”

顧言的聲音響了起來。

江離看著我,眼底的淚快要湧出來。

我裝作冇看見,和他說:

“我先掛了,去吃飯了。

我果斷掛斷電話,朝顧言走過去。

“好香啊,顧言你手藝好好啊!”

今晚的燒烤是顧言烤的,我冇想到他這麼會做飯。

他說:

“隻要你想,以後每天我都可以給你做。

顧言盯著我,認真地說。

我突然心臟快速跳了起來。

和他的眼神對視,我突然發現他望著我的眼睛,裡麵好像有一整個星空。

好看的讓人挪不開眼。

但我還是被顧言那句話嚇到了。

一時間冇有說出一句話來。

等我再抬頭,顧言已經距離我隻有一寸的距離:

“茜茜,我是認真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