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26

-

是本後所生的女兒,該多好。”

青丘狐族向來是聖潔的代表。

是祥瑞!

而有蘇氏,卻是亂商,禍國!

百歲之前的我不懂,為何眾仙都說我,天生不得所愛!

這天,我才懵懵懂懂的知道,連父母之愛,我都得不到,怎麼能得到其他之人的愛?

可我不認命!

一千歲時,我前去長白山雪域,磕了整整一萬個頭,又以命相搏,斬殺害人之妖數千。

一身是血,奄奄一息,親拜在澤陽仙尊門下,成為他唯一的弟子。

他說:“雪衣,你是為師此生唯一的弟子。”

那時,我以為我終於得到了師父對徒弟的慈愛!

可一年不到,我的師父又把韓語魅領了回來。

韓語魅什麼都冇有做,就成為了我的小師妹。

師父說:“雪衣,語魅是你的妹妹,她的族人和母親都是因你而死。為師收她,也是為你還債。”

說是替我還債,可從那以後,師父不再教我任何仙術。

他給了我一件雪淩甲後,對我說:“為師最為器重你,以後你便是長白山的雪域神女!”

就這樣,我成為了長白山的一個散仙,多了一個澤陽仙尊徒弟雪域神女的空名……

再後來,一千五百歲。

我和韓語魅生辰之時。

她說想要羽明鳥的羽毛做衣服,母後便讓我去蘭香穀找來。

母後說:“你的生辰,就是語魅一族和她母後的忌日,你難道不該為她做些什麼嗎?”

羽明鳥是我們狐族的天敵。

我又是獨身前往,終是不敵。

最終被羽明鳥的大將死死按在地上。

必死之時,雲崢從天而降,救下了我。

他是唯一一個,不需要我做什麼,就喜愛我之人。

我本以為我終是得償所愛。

可是當他和我一起回到冀州,見過韓語魅後,也慢慢的變了……

一開始,雲崢對我說:“我雲崢心中僅雪衣一人,絕不會愛上其他女子。”

後來,他說:“語魅也很可憐,你讓讓她,不要吃醋。”

……

忘川河畔。

我趕到的時候,終歸是晚了。

站在不遠處,我看著三生石上浮現的兩個並列的名字。

——雲崢,韓語魅!

兩個名字之下,是一身玄袍的雲崢。

和一個弱柳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