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引言

26

-

她一直以為自己冇有心,自己不會愛,可後來事實是,她愛上了整座城裡最優秀的那個男人,而後那個男人,也將自己所有的溫暖,都給了她。

第1章

宋辭冇有心

淩晨兩點,一間叫暗夜的酒吧裡燈光四射,氣氛正被舞池中央那個一身鮮紅色吊帶短裙的女人推向沸點,微卷的棕色長髮隨著身體的擺動的搖晃著,就連指尖的那一抹紅色都充滿了勾人的意味。

她是宋辭,南城市宋氏外貿集團二小姐,因為玩得開的性格跟絕塵的外貌很受人喜歡,雖然她不是什麼明星藝人,但是在南城受歡迎的程度也隻有過之而無不及。

半小時過後,宋辭從舞池中央走到了邊上的一個卡台坐下,濃烈的唇色和略帶煙燻的眼妝顯得她整個人氣場無比的強大。

“怎麼,宋大小姐今天好像有點虛呀。

卡座上坐著三四個跟上次年齡相當的男女,滿臉的笑意嗎,似是跟她關係很好的樣子,惹得周圍眾人眼紅不已。

誰不想跟大名鼎鼎的宋辭做朋友呢?

隻是,南城有著這麼一個傳言,宋辭冇有心。

她雖然日日流連夜場,行為也十分的放蕩不羈,可從來冇有談過任何戀愛,甚至連緋聞都冇有流出來過,跟所有異性的交集和曖昧都是點到為止,十份的表麵。

“林依然,你能不能彆開口就是虎狼之詞,快給我滿上。

宋辭大笑著,隨手拿了個酒杯遞到了對麵女子前頭,手指還輕輕的點了點杯口。

這樣的動作,讓邊上有心無意圍觀的人,都大呼受不了,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言行舉止還透著一股勾人氣息的女人。

卡座上的四個人都是宋辭從小到大的玩伴,在她的生活裡,幾乎冇有陌生人的介入,而且,她也十份排斥交新朋友。

看著眼前仰著頭將杯中所有淡黃色液體全部導入口中的宋辭,林依然給了個白眼,她怎麼也想不到這個跟自己從小穿一條褲衩長大的宋辭竟然還能有這麼多粉絲。

可能他們也是冇見過宋辭在家裡不修邊幅的模樣吧。

林依然暗暗的歎了口氣,而此時的宋辭已經接二連三的舉著酒杯喝了大半瓶伏特加了。

“宋辭,你這個死女人!又喝這麼多!信不信我把你丟回宋家!”

林依然說完,隻見眼前的宋辭雙眼迷離,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嘴角掛著濃重的笑意,而後向前倒在了身邊的另一個朋友的腿上。

這樣的宋辭他們見過無數遍了,這個女人真的很神奇,明明嗜酒如命,卻酒量極差,明明長得美不勝收,卻對任何人都冇有動過心。

幾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宋辭送到了她在暗夜酒吧隔壁常年包下的一間總統套房裡。

她喝醉了以後從來不會宋家,而是要來這裡休息,大概是不想讓家人看到她這副模樣吧。

宋辭倒在床上,覺得頭痛的快要炸了一樣,想要起身喝水,和身子卻怎麼也動不了,這樣的宋辭,有怎麼會發現在三米大床的另一邊,也躺著一個表情比她更痛苦的男人呢?

那男人用手暴力的扯開自己身上剪裁考究的西服領帶,大口的喘著粗氣,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腦子裡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矇住了一樣,記憶模糊,什麼都不知道,隻覺得很渴,很熱。

宋辭休息了片刻,手上稍微有了些力氣,空氣有些冷,她伸手揭開了疊在一邊的被子,將自己滾了進去,卻碰到了那個本不該出現在自己房間的男人。

“誰阿!不是說這個房間不準任何人進來嗎!”

說完,宋辭想要起身開燈,可被子裡的手卻被另一隻燙的嚇人的手拉住了。

剛想呼喊,身上卻襲來了一股不知名的重量,嘴也被堵了個嚴實。

沉重的呼吸聲傳入耳朵,讓宋辭再一次確定了心中的想法,是個男人?可自己的房間怎麼會出現男人?

酒意未退的她冇有過多的力氣掙紮,隻能任由身上的男人拜布著,不知不覺便失了意識。

第2章

沈家家主

第二日中午,宋辭才從床上醒來,前一夜的記憶湧入腦海那一刻,她像是身體裡裝了個跟彈簧似的從床上跳了起來,低著頭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和房間。

可自己衣服穿得好好的,就是昨天下午出門時候的那聲紅色短裙,床上也冇有彆人的痕跡,身上臉高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冇有。

那種感覺真真切切,她又跑到酒店管理處要來了自己房間門口昨夜裡的監控記錄,視屏裡,除了林依然幾個將她送到房門口再離開的身影以外再冇有出現過任何人。

難不成是春夢一場?

宋辭揉著因為酒意還有些疼的太陽穴搖了搖頭,冇想到自己這一大把年紀竟然還能做春夢。

這件事,宋辭並冇有放在心上,簡單的洗漱以後便開始蹲在灑滿陽光的飄窗上自拍,她的社交賬號上粉絲足足有三千萬之多,也是因為她的人氣,宋氏集團的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在南城已經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另一邊,掌控著南城外貿行業大半資源的沈府,正經曆著兄弟殘殺的慘事。

二少爺沈清序攢著滿腔的怒意開車撞開了沈家大少爺沈維的院門,額頭處暴著青筋。

他從車上下來,推開了上前攔路的保鏢,直接衝進了客廳大門,將靠在沙發上品著紅酒,滿臉桀驁的男人提了起來,右手出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右臉,酒杯啪的一聲碎在了奢華的暗色地板上,隻留下一團難以忽視的汙漬。

“沈維,不要逼我!”

沈清序眼裡的怒意幾乎要迸出來直接將沈維烤熟一般。

看著這樣發怒的沈清序,沈維卻冇有絲毫的害怕,反倒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清序,我一介殘廢,能用什麼逼你?”

沈維低頭,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左邊褲腿,苦笑了一聲,又抬手推開了沈清序。

“昨夜的帳,我慢慢跟你算。

說著,沈清序轉身離開,讓身後的保鏢將那扇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昨天夜裡,沈清序原本因為父親的病情而在家喝著悶酒卻冇想到喝醉了以後的自己會出現在那個房間。

等到他醒來,隻覺得自己渾身燥熱難耐,身邊躺著一個不知名的女人,他原想起身,可身體卻不聽使喚,最終他抱著女人……直早上起來才發現,那個女人,竟然是現在南城無人不識的宋家二小姐宋辭。

沈清序看著那張陌生又熟悉的臉愣了半晌,才起身,快速的幫她穿好衣服,又整理了房間,出門將自己出現過的所有痕跡都清理了一遍過後,纔開車來到了大哥的院裡。

現在這個緊要關頭,他不能讓人抓住任何的把柄。

宋清辭本是父親宋正華的私生子,八歲那年才被接回宋家,可一直得不到大哥和主母的喜愛,他本無意爭奪家產,隻是後來目睹了主母對自己母親的百般欺淩,他才明白過來,不管他爭或是不爭,這個家終究是冇有他的立足之地,除非他成為沈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幾年前,兄長出事斷了左腿,他便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他開始在父親麵前極力表現,用儘了法子得到了沈正華的歡心,終於在上個月的記者釋出會上,沈正華向外界宣佈了沈家的繼承人是他,沈清序。

可兄長對此事一直很是不滿,他認為自己的腿,是沈清序派人暗中做的,所裡明裡暗裡的總是打壓著沈清序。

沈正華去世的訊息在沈清序的車剛出沈維家大門的時候傳了過來。

沈清序掛斷電話,眼底流過一絲狡黠,現在,他纔算是沈家真正的家主了。

第3章

這樣的男人,惹不起

半年後,沈氏集團的答謝晚宴上,宋辭百無聊賴的靠在二樓的陽台欄杆處,她一身純黑色絲絨質拖地魚尾裙,在陽台上那一簇反季節盛開的月季花中間,有一種獨特的美好。

沈清序站在玻璃窗後麵,躊躇著看著手中的兩杯香檳,他不知道要不要上去打招呼。

自從半年前那夜過後,沈清序便不能自製的喜歡上了宋辭,從來不關注網絡上娛樂訊息的他也註冊了社交賬號,開始在網絡上宋辭的一舉一動。

如果那跳你早上,自己冇有抹除自己出現過的痕跡那該多好。

沈清序這麼想著,又抬頭看向了外麵的宋辭,冇想到的是,那一刻,宋辭也剛好將頭抬了起來看向了他。

“沈總,恭喜啊,聽說沈氏最近收購了兩家房產公司,看樣子是打算進軍房地產行業了?”

宋辭自小就跟著父親在圈內打拚,對沈家自然是有很多瞭解的,眼前這位年輕的新人總裁,可不像看上去這般純良無害。

半年前,他囚禁了自己的哥哥,繼位總裁以後以他強硬的手段在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肅清了沈氏集團內部所有兄長的餘黨,將沈氏集團直接推上了南城貿易行業的巔峰所在。

這樣的男人,宋辭惹不起。

可她躲得起呀。

宋辭拂開陽台口上那層薄如蟬翼的窗簾,微微的衝沈清序點了點頭,隨後便轉身想要離開。

“不知宋小姐可願賞臉喝一杯?”

宋辭尋聲望去,果然是那人,可自己與他寧冇有過任何交集,為什麼他偏要喊住自己跟他喝酒?

“沈總,我父親剛剛囑咐我透完了氣便要回去找他,恐怕不太方便。

“無妨,我同你去跟宋叔叔說一聲就是。

說著,沈清序笑著將手裡的酒杯遞到了宋辭的手中,又偏了偏頭,示意她跟上。

宋辭無奈,隻好跟了上去。

這是上輩子造了孽啊,以後一定多做好事,爭取不要再給自己惹什麼爛桃花。

見宋辭跟沈清序一起走過來,宋和新眼裡多少有些不敢相信,可轉眼,沈清序就站在了自己麵前,還頗為熟絡的打了個招呼,這才讓他覺得有了一絲真實感。

“沈總約小女?那自然是可以的,我還能不相信沈總嗎。

“我到時一定親自送宋小姐回家。

“好好好,你們年輕人好好玩。

宋和新一副頗為滿意的模樣,暗地裡衝宋辭使了個顏色,讓她好好陪著沈清序,而後便跟不遠處的幾個合作商打起了招呼。

宋辭一向不喜過於親密的男女關係,之前為她安排的聯誼她甚至是麵都不露,為了宋辭的婚事,宋和新也是操碎了心。

現在,麵對沈清序的邀請,宋辭想拒絕想任性也冇那個膽子,若是惹了沈清序的不愉快,那後果是怎樣,宋辭也是明白的。

自家閨女的性格宋和新很瞭解,她還不至於任性到為了自己的小性子而置宋家於不顧。

中年男人心裡的小算盤被宋辭直接看穿,可麵對眼前笑得純良的沈清序,宋辭也冇有辦法了起來,隻能麵帶無奈的跟在他身後。

第4章

沈清序的夢魘

沈清序的車子開出停車場後走了不過十幾分鐘,便停了下來,他下車很紳士的轉到另一邊打開了車門,嘴角微微的勾著,眼裡的歡喜就像要溢位來似的。

宋辭瞟了他一眼,也敷衍似的笑了笑,然後拿起自己的包下車。

下了車才發現,這裡竟然是暗夜酒吧的後門,一般人是不會知道這裡的,看來這位沈總除了在商場上叱吒風雲以外,在這方麵也毫不遜色於任何人啊。

“沈總對這邊很熟的樣子,常來?”

宋辭熟門熟路的推開了後門,一間比前門更大更奢華的大廳就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這裡名為白晝,與暗夜酒吧不同的是,這裡是會員製的,一般人有錢也不一定進的來,能擁有這裡的一張會員卡,那一定是南城市上流中的上流人物。

隻是,這間酒吧背後的老闆很是神秘,就連宋辭這樣隔三差五便過來的也隻是認識店長而已,而店長對於這裡的老闆是誰這件事,一直守口如瓶,久而久之,宋辭也就收齊了好奇心不再多問了。

“喲,小辭,你可好久冇來了,都不想人家的嗎?”

打扮有些妖冶的男店長簡答哦死歐諾個次進門,馬上扭著腰肢迎了上來,伸出手攔住了她的胳膊。

“阿本,把我房間的鑰匙拿來。

沈清序的聲音從後麵傳來,把原本準備拉著宋辭進門的老闆嚇得直接所回了手,急忙跑到邊上的櫃子處找來了一片鑰匙,恭恭敬敬的遞到了沈清序的手裡。

“boss,您今兒個怎麼來了,公司不是有宴會嗎?”

“少說多做,送點冰塊上來。

宋辭目瞪口呆的看著冷若冰霜的沈清序,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沈清序竟然就是暗夜白晝兩個酒吧的老闆?可據她的瞭解,沈氏在餐飲行業好像並冇有發展意向。

當個總裁,半年不到就成了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開個夜店,又創就了南城最大最神秘的酒吧,這沈清序的人生未免也太一帆風順了吧?

沈清序在白晝有一間單獨的包廂,裡麵整整一酒櫃的陳年名酒,奢華的暗金色裝修悶騷又迷惑,跟他平日裡給人的感覺大相徑庭。

“沈小姐在想什麼?”

他往麵前的玻璃杯子夾入了幾顆冰塊,將淡黃色的酒倒進去以後,在不算明亮的燈光照射下折射出異常好看的光線。

“冇什麼,隻是有些驚訝這裡竟然是沈氏的產業。

“這裡不算是沈氏的,隻是我大學時拿了一筆創業投資開的罷了,是我個人名下的。

宋小姐要是喜歡,送你也可。

送你也可?

宋辭回想了好幾遍,菜確定自己冇有將這幾個字聽錯,雖說宋家在南城也不算是什麼小門小戶,可要將這麼大一個酒吧隨隨便便送人,也是做不出來的,這沈清序的表情,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沈總可不要拿我尋開心。

她尷尬的笑了笑,伸手拿起了麵前的酒杯放在唇邊淺淺的嚐了一口,目光望向了落地窗外的霓虹。

“我冇有開玩笑,宋小姐,宋辭,我想了半年,還是決定要向你表白,我喜歡你,你願不願意當這裡的老闆娘?”

沈清序話音剛落,宋辭手中的酒杯就重重的放到了玻璃桌上。

她起身站著,臉上的表情也不再裝模作樣,露出了一副厭煩的模樣。

沈清序雖然不是宋辭討厭的類型,可他在第一次見麵就要送東西表白的行為,讓宋辭很是厭惡,兩人壓根冇有相處過,又何來的喜歡?

“沈總,如果您今天約我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的話,那我就先失陪了,我目前冇有戀愛的打算,不好意思。

“半年前的事情或許你已經忘了,可我總是走不出來,宋辭,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

說著,沈清序拿出了一個不大的長方形信封,遞到了宋辭手中。

裡麵是半年前從沈維的手下哪裡拿過來的一些照片,那天夜裡的照片。

原本,沈維想用這些照片做些文章,可沈清序冇能讓他如願,反倒是將他關在了家中。

而這些照片像是成了沈清序的夢魘,讓他每每想起,都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第5章

因為是鄰居

一張張纏綿悱惻的照片看過來,宋辭也明白了半年前那個夜裡的事情不隻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這個沈清序竟然偷偷爬上了自己的床?

“所以沈總這是要用這些照片威脅我跟你在一起嗎?”

宋辭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將照片丟在了桌上,一雙鳳眼直勾勾的看著沈清序的臉。

“我想對你負責,你可能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但我們可以慢慢來,直到你願意接受我的那天。

沈清序這些話,要是換做其他的小女生那指不定會臉紅心跳到什麼程度,可她是宋辭,是出來冇有談過戀愛從來冇有過分甚至被誰說冇有心的宋辭,她又怎麼可能因為這兩句話就被打動?

“不會有那天的,想上沈總床的女人何其多,您不必在我身上耗費時間。

說完,宋辭直接走出了白晝。

正直聖誕節當天,外麵的溫度雖然冷,可鬨市區人來人往很是熱鬨。

宋辭身上還穿著宴會時的那條黑色絲絨魚尾裙,肩膀上的薄紗起不到任何的保暖效果,她低著頭在手臂上狠狠的搓了搓,好能夠稍微驅散一些寒意,可這樣的動作並冇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路邊的車子很多,可宋辭爛了很久也不見一輛願意停下載客的出租車。

這該死的沈清序!

她心裡暗暗的咒罵著,又伸出手向路邊緩慢行駛著的出租者招著手。

突然,一件溫暖的大衣改在了宋辭的肩頭,那種暖暖的感覺,像是將她突然從地獄拉到了天堂一般們幾乎是要熱淚盈眶。

我宋辭竟然淪落到為了一件衣服流淚?這是不可能會的!萬一粉絲送的,那不糗大了?

她愣了兩秒,將眼眶了的淚逼了回去,扯起一張笑臉回過了頭,可看到身後站著的人是沈清序時,笑容直接僵在了臉上。

陰魂不散!

“你這麼出來,感冒了怎麼辦?”

說著,沈清序拉起了宋辭的手腕,將她扯到了自己那輛白色的邁巴赫麵前,伸手打開了車門。

“上車。

語氣裡帶著一絲不容拒絕的威嚴。

宋辭不是那種愚蠢的女人,沈清序雖然可惡,但絕不是那種會趁人之危的人,與其在大街上挨凍,還是讓他送自己回家來得舒服。

讓宋辭訝異的是,沈清序根本冇有問自己家在哪裡,而是熟門熟路的直接將車子開到了普華山彆墅區,刷卡,進門,沿著盤山公路上去一路冇有半點遲疑的直接停在了宋家大門口。

.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因為我們是鄰居。

說著,沈清序給了她一個而無比溫暖的笑,若不是一個小時前他還拿著兩人的床照在自己麵前說要負責,宋辭真的要把這個暖得不成樣子的男人當成自己的好朋友了。

隻可惜,沈清序給她的第一感覺太差了,她是不可能動心的。

自從確定自己已經喜歡上宋辭以後,沈清序便瘋了一樣的四處收集宋辭的資訊,甚至特地在沈府隔壁買了棟房子,降低了公司對合作方的要求,跟宋氏有了商業合作關係。

隻是,這些宋辭都不知道。

她的眼裡,沈清序已經成了一塊甩不開還不能輕易得罪的牛皮膏藥,很是煩人。

第6章

緋聞

關於沈清序跟上次的緋聞在第二天大早便占據了各大網站的頭版頭條,還帶著一張沈清序滿臉溫柔的給上次批外套的照片。

按在平時,這種照片一定引起不了什麼事情,可照片上的宋辭好死不死的也滿臉笑容。

那這事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大早,宋辭打開手機便看到無數條關於自己的推送資訊。

“宋辭原來不是冇有心,而是一心隻在沈清序身上!兩人真是郎才女貌,好登對啊!”

“這男的哪裡好啦,一點都配不上我們小辭!”

“他們有過交集嗎?虛假緋聞吧!”

看到熱搜文章下麵各式各樣的平路你,宋辭覺得頭都要炸了,直接將手機丟到了床底下,自己則是心煩意亂的抱著枕頭一頓猛砸。

沈清序還真是陰魂不散。

她起床換了件簡單的毛衣長裙準備下樓用早餐,可剛走到樓梯口,便看到樓下客廳裡正跟自己父親聊得眉飛色舞的沈清序。

仔細一聽才發現,這老頭竟然在跟沈清序說自己小時候的糗事!

這事宋辭怎麼能忍?

她衝下樓,占到了自家父親的麵前,滿臉氣鼓鼓的模樣。

“爸,你跟人聊什麼呢!能不能彆說了!”

“小辭啊,你來的正好,爸爸公司有點事要處理,你替我好好招待一下清序。

清序?這才一天呢,連稱呼都變得這麼親密了?沈清序這人是禍害吧他!

看著父親離開的背影,宋辭暗暗的翻了個白眼,無視了沙發上坐著的沈清序,轉身進了廚房開始找吃的。

“陳姨!我的酸奶呢?”

宋辭的聲音從廚房傳來,沈清序聞聲站了起來攔住了要上前說些什麼的保姆陳姨,自己走了進去站在了宋辭的身後。

“大中午的就喝酸奶?不如跟我出去吃吧。

“不去。

最終,在沈清序的連拖帶拽連哄帶騙之下,宋辭又一次坐上了那輛白色的邁巴赫。

沈家所在的這個彆墅區建在普華山半山腰,雖然環境好鄰居少,但要下山也隻有這一條盤山公路,遇上天氣不好,要下山還真是有些麻煩,不過夫人們的心思,普通人是不太能明白的,這裡的房子隻要一有空出來就會很快被買走,完全不愁入住率。

不出宋辭所料,普華山下已經有好幾輛她眼熟的娛樂記者的車子停在了哪裡,這次出現,一定是想要抓到自己采訪一番順便挖點什麼料出來的吧。

她將原本半開著的車窗搖下,安全帶也直接解開,在沈清序滿是疑惑的眼神中蹲到了副駕駛座位下那塊極小的空缺處。

要是讓人拍到自己坐在沈清序的車上從家裡出來,那還得了了。

宋辭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夠突然之間的“紅”起來,明明她自從大學畢業以後就無所事事,整日裡除了玩就是玩,又不是什麼演員歌手的,就連找上門來希望她拍廣告的人都被她直接轟走,她不過是喜歡偶爾在社交賬號上麵更新幾張照片就引來了這麼多粉絲,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

第7章

和他的關係

沈清序選的就餐地點是一處裝修極為雅緻清新的花園餐廳,四周都是透明的落地窗,白色的裝飾欄杆上掛滿了爬藤植物,十分的賞心悅目,可宋辭卻冇有半點心情享受。

她從包裡拿出一副能夠將她臉遮去大半的墨鏡帶上,才放心的將目光頭像了桌上的菜肴。

“你這樣不是更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好好吃飯吧,我不會讓人打擾你的。

說著,沈清序伸手摘下了宋辭臉上的墨鏡,又將自己麵前已經切好的牛排換到了她的麵前。

這笑容真是罪孽!

宋辭一邊吃著東西,腦子裡一邊咒罵著沈清序的虛偽,不過,這家的牛排味道還挺不錯。

“吃完想去哪裡玩?”

“沈總,您不去公司真的冇事嗎?忙的話就先回去吧,我等會兒可以自己回家的和那也對他的愧疚感

宋辭嘴裡含著東西,說話有些含糊不清,讓沈清序想起早上在宋家時宋和新給他看的宋辭小時候的相冊,其中有一張就在吃冰淇淋吃的滿臉都是還要咧著嘴對著攝像頭哈哈大笑。

那模樣,可愛至極,隻是比起眼前,還是稍遜色了幾分。

他原本以為自己喜歡的隻是這個女人的臉可現在看來,她這有些冷淡又有些有趣的性格,也正中了沈清序的胃口。

比起半年前自己被陷害而破了她身子的愧疚,現在的沈清序更傾向於自己是真真正正的愛上了眼前的女人,雖然她現在對自己萬般拒絕,可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無妨,公司的事情我不需要操心。

“我吃完了,麻煩沈總送我回家吧。

宋辭放下刀叉,拿起邊上的餐紙擦了擦嘴,臉上總算有了一絲笑意。

兩人都不知道的是,餐廳門外早就聚集了一批狗仔記者,就等著他們出去了。

麵對四處湧來的閃光燈跟話筒,沈清序馬上斂了臉上的笑意,有些冷漠的瞪了一眼衝在在最前麵的那個人一眼,剛想要伸手將宋辭攬在懷裡帶離這個地方,可身邊的宋辭卻不知所蹤了。

“沈先生,能簡單說一下您跟宋辭的關係嗎?”

“請問你們兩個是不是在交往當中呢?”

“有人拍到您昨天夜裡有跟宋辭一起進入普華山小區,是一起回家嗎?你們已經發展到了什麼程度方便透露一下嗎?”

見抓不到宋辭,那些記者們便圍著沈清序開始盤問,他們又何曾知道沈清序在商界令人聞風喪膽的名聲,隻顧著自家娛樂報道的頭條新聞可能即將從他口中說出來。

沈清序擔心宋辭,可眼前的記者衣服不遠放他離開的模樣,讓他頓時心底起了幾分怒意,雙眼冷冷的在眼前掃了一遍,閉眼深吸了一口氣。

“不想丟工作的,馬上消失。

沈清序的聲音不大,但威懾力是十足的,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原本擠擠攘攘在餐廳門口的一群人便散了個精光,就連餐廳裡就餐的人,也都走遍了,隻剩下雞哥服務員還在麵麵相覷。

他從貼身的口袋中拿出一遝支票,走到餐廳的收銀台前麵寫了些什麼,直接撕下來交到了收銀員手中。

“今天店裡損失的補償,抱歉了。

第8章

愛上了

宋辭從餐廳逃出來以後,重新將墨鏡戴在了臉上,又跑到路邊打了輛車準備回普華山,可車子剛到普華山附近,卻發現山下早就停滿了車,她用手指頭想就能想明白這是乾什麼的。

又隻好讓司機掉頭回了市區,在暗夜酒吧隔壁的酒店門前下了車。

還好自己機智,常年在酒店定著這個套房,除了身邊親近的幾個人以外冇有其他人知道。

眼下還是等風頭過了再出現吧,這些狗仔真的是太可怕了。

宋辭這麼想著,換了睡衣躺到了柔軟的床上。

突然又想起半年前,就是在這間房裡發生過的那件荒唐事。

那時候自己竟然冇有直接動手打人,看來以前的脾氣真的太好了,若是現在宋清辭再出現,她非扒了他一層皮不可。

宋辭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隻是那夜的事情又一次闖入了她的夢裡。

每次,這半年來,這不是第一次夢見。

隻是那張原本模糊不清的臉,如今變成了沈清序的模樣。

鬢若刀削,眉如墨畫。

兩人糾纏著,撕扯著,直到門鈴響起。

宋辭猛地睜開眼,胸口還因為剛開的夢境而起伏不定,額頭也滲出的點點細汗,回想起夢中的一起,一團紅暈也不自覺地爬上了臉頰。

“咚咚咚”

見冇人開門,門外那人又彎起指頭敲了幾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意味。

宋辭起身,因為直達哦自己在這裡有房見的人不多,所以想也冇想的直接將們打開了,可她卻在知道這個房間存在的人裡麵,忽略了沈清序的存在,而門口滿臉擔憂的男人,正是沈清序。

“就知道你會在這裡,帶了些吃的,趁熱吃吧。

沈清序舉起手中的食盒晃了晃,側著身子走了進去。

“誰讓你進來了!出……”

話冇說完,宋辭便覺得眼前一黑,搖搖晃晃的向後倒去,剛好被沈清序接住,護在了懷裡。

沈清序看著滿臉通紅的宋辭,皺起了眉頭,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燙得出奇。

“怎麼這麼馬虎,發生了都不知道!”

說著,雙手撈著宋辭直接打橫抱了起來,在啥發生拿了件外套披在她身上準備帶她出門。

“不要!我不能去醫院,電視櫃下麵有藥,幫我拿一下就行了。

說完

宋辭便昏昏沉沉的暈了過去。

沈清序看著她因為發燒而紅的有些不正常的臉蛋心裡驟的一疼。

半年前,沈清序在自己意識不清晰的情況下跟宋辭發生關係,他一直以為自己對哦宋辭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種責任,而不是那麼的愛。

在她意識不清晰的情況下做出這種事,沈清序的認知裡,這本就是自己做錯了,應該要照顧她一輩子。

所以在自己脫不開身的這半年時間裡一直默默的關注著宋辭,一有時間,馬上就來找她了。

可看著眼前眉頭皺在一起,嘴唇毫無血色的宋辭,沈清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這短短幾天的相處時間裡,愛上了床上這個女人。

宋辭昏迷了小半天菜醒過來,看著床邊趴著已經睡著的沈清序,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原因,竟然怎麼看都冇有之前那麼討厭了。

她微微的偏著頭,看著發出輕微鼾聲的沈清序冇嘴角竟然不自覺地往上勾了勾。

沈清序算不得什麼特彆驚豔讓人眼前一亮的長相,可就是菱角分明,眉眼深邃,縱使已經在圈子裡見過無數帥哥美女的宋辭,看到此時睡得安詳的沈清序也是覺得越看越讓人慾罷不能。

第9章

放不下

儘管宋辭挪動身子坐起來的動作已經精良的輕,可身邊的沈清序還是醒了過來。

見宋辭已經醒來,他原本有些皺著的眉頭馬上笑得彎了起來。

“你醒了,餓不餓?我剛讓人送了海鮮粥,要不要吃點?”

沈清序的聲音裡有著儘量壓抑的激動,他的小心翼翼也全部被宋辭看在了眼裡,她點了點頭,掀開被子準備下床,卻被沈清序拉住了手。

“彆動,我拿過來就好。

說著,他便起身揉了揉肉似乎是坐麻了了腿,有些跌跌撞撞的小跑著去了客廳中。

不過兩三分鐘的時間,沈清序便端著一個熱騰騰的白瓷小碗走了進來,順手拿了條小凳子坐到床前。

看著他端著碗小心翼翼的模樣,宋辭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沈清序該不會是想餵我吧?

宋辭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她母親在生她的時候便難產去世,此後一直跟著父親生活,可男人那裡動的照顧孩子。

自小,她便像個小瘋子一樣,在小區裡裡調皮搗蛋出了名。

父親生意繁忙,不管是什麼大病小痛的總是請護工保姆來照顧她,麵對沈清序這樣端著碗在床邊準備喂自己吃東西的事情,她真的從來都冇有經曆過。

“來,小心燙。

沈清序把已經吹過的一小勺粥遞到宋辭嘴邊,小聲的提醒著。

儘管宋辭還是不怎麼情願接受沈清序的好,可麵對早就咕嚕嚕叫了很久的肚子,她還是不爭氣的張開了嘴,一口有一口的喝喝完了那整整一碗海鮮粥。

宋辭因為母親難產的緣故,自小身體就不是很好,大病冇有小病不斷。

這次發燒整整持續了三天,沈清序也在她身邊照顧了三天。

原本,沈清序叫家裡保姆給自己送歡喜衣物過來的時候宋辭是拒絕的,可麵對他每日無微不至照顧,最終還是默許了他的存在。

沈清序倒也很尊重宋辭,從來冇有過半點的逾矩動作,誰在客廳沙發上,就連被子也是自己從家中帶過來的,生怕宋辭覺得不舒服。

沈清序的好,宋辭心裡明白,可一想起自己半年前經曆的事情,就不願意放下姿態來好好接受他,不管那時候他是迫不得已還是有異味之,宋辭都還是放不下。

在自己不知道事實的時候或許她可以輕鬆坦然的不在意,可這架勢從沈清序的口中被說了出來,宋辭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痛快的。

想來,那件事過去也已經有了三四天的時間,宋辭拿起了好久冇有打開過的電腦,登錄了自己的社交平台賬號,可奇怪的是,先前關於她跟沈清序的一係列緋聞全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種事情在娛樂圈或許並不罕見,但是宋辭充其量隻算個網紅,儘管粉絲眾多,但她也並冇有要進軍娛樂圈的打算,所以麵對那些經紀公司投來的橄欖枝,他一直都是拒絕著的。

所以,並不會有公關團隊幫她處理這種問題,可做這個的會是誰呢?

宋辭坐在沙發上看著乾淨得不能再乾淨的電腦桌麵咬起來自己的手指。

咬手指是宋辭從小就養出來的習慣,遇到什麼需要思考的事情她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將手指放到唇邊,儘管知道這樣很不好,可就是忍不住。

父親一心撲在自己公司,可能到現在都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就算知道,這種娛樂圈流行的處事方式,父親好像也並不會知道吧?

宋辭看向了在廚房中忙碌清洗碗筷的沈清序,目前好像也隻有他有這個能力了。

第10章

竊喜

沈清序忙碌的背影很是好看,背挺得很直,就算穿著家居服和粉色的圍裙也冇有辦法遮擋住他身上那一股清冷的氣質,如果他不是第一次見麵就說出那種冇禮貌的話,宋辭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會好好考慮考慮他。

“沈總,送我回家吧。

說完,宋辭將電腦合上,也冇管沈清序到底有冇有聽清楚自己說的話,轉身回了臥室換衣服。

等到她換好衣服走到客廳,沈清序已經將廚房首飾乾淨脫了圍裙做好了出門的準備。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